请叫我王土地

这里是土地,大噶猴🐒✨感谢关注➕
目前在苦练板绘,图文不定时更新。

百合脑一百零八线画手,现在正打算跟朋友联机进驻星露谷。
偶尔会写写脑内的梗,愿望是成为一个能出书的文手(不存在的
(头像作者:🔑)

目标成为世界第一训练家(短篇)(上)

*宝可梦paro(?
*私设(道馆主/四天王之一)大乔
(训练家/联盟挑战者)花木兰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这对
*文笔差,是个段子手👋
*分上下所以未完(区区一个短篇为什么要分上下:D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东西,临高考前才突然想产粮可能是失心疯吧。
一个脑洞,送给看得开心的自己。 还有一句话,虽然不能和你一起种瓜但是可以做喜欢你的瓜的人,你只需要坚持自我就好了,你的画可是能软化心灵的。
-----------------------------------------------
我,花木兰,目标成为整个王者峡谷最厉害的宝可梦训练家。
但惭愧的是我生而为人十余载,至今连第一个道馆主都打不过去。

姐称霸世界的豪情壮志还没迈出第一步就裁在了这小小的道馆上面。
我屡屡战败的原因无他,只因那个守馆人名字叫大乔。

当然人家打败我靠的是实打实的强劲实力而不是美色,就像我也不是由于每次战斗中都只顾着看她导致分神才输掉比赛一样。

我每次都输得心服口服,毕竟是真的技不如人。

....不过,她也的确长得很好看就是了。

但不管她长得怎么样,我的目标也没有因此动摇分毫。一天没有成为最厉害的训练家之前,我都会继续朝她发起挑战,不管是要花一天还是一个月或是一年,只要没有打败她,那就没有完结。

而我对她的挑战也将永无止尽。



“喂,你差不多该放弃了吧,都那么久了连第一个道馆都过不了。是时候换一个靠谱点的人生目标了吧?”
我无力地躺在床上,耳边响起一个冷淡的声音,我歪了歪头看向一旁的椅子,上面坐着那个打击我的罪魁祸首。

说话的人叫露娜,住我隔壁屋,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有个哥哥离家出走多年。
听她说她的哥哥是位强大的宝可梦训练家,原本是王者联盟四天王之一,但似乎是因为太强的缘故,厌倦了联盟的死板规则辞掉了职位,离家出走到不知道哪个地方磨砺自身去了。

至今未归。

因此露娜对宝可梦训练家这个身份十分抵触,即使拥有了宝可梦却一点也不热衷于对战,对变强这件事也没有任何念想。

“比起变强,我更想让我哥回来然后让我狠狠揍他一顿。”露娜小姐曾如此大胆发言道。

但可能是身体内继承了同样优秀的基因的缘故,尽管她嘴上说着一点也不想变强,每次和我对战却能将我压制得死死的,丝毫不给我还手的机会,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而每次思考良久都得不出个所以然的我欣然决定把她揍一顿解气。

以上,就是我对我这位青梅的所有回忆。

回到现实,露娜用力朝躺在她床上的我扔了一个枕头。软绵绵的枕头在加速度的作用下砸到脸上也能造成不小的痛觉,但这次我难得没有心思起来和她大战个三百回合。

我在枕头下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句话都不说像条咸鱼一样躺在别人床上叹气,你又受什么刺激了。”露娜微微皱眉,嘴里吐出的句子是陈述句。

我尝试将心中那团困扰我的乱麻解开捋顺好让我这位从小到大的好友了解我的烦恼,但最后话到嘴边只有苦涩的一句:"大乔她…要被调走了。"

“…调走?调去哪里?她不当道馆主了?”露娜一连向我抛出三个问号,听她的语气似乎也对这件事感到很惊讶。明明平时她都是挂着一副冷漠脸对什么事情都是无所谓的态度,这样能明显感觉到情绪波动的瞬间连跟她从小玩到大的我也只见过几回,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不过也难怪她会惊讶,毕竟连我也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

“听说她之前就向联盟那边递交了调职申请,而且审核也通过了,通知昨天就到了。她…好像是要回她老家那边上任。”我又慢吞吞地吐出了一句话,伸手拿开遮住脸的枕头,目光直直盯着天花板。
露娜房间的天花板是蓝色的,像海般深邃。平时的我看这样的颜色一点感觉也没有,但不知怎么今天我看着这样的蓝色,却觉得要哭出来了似的。

“回老家?她老家在哪?”

“联盟…”我极力抑制住自己声音的颤抖让自己显得没那么失态。

“什么?你说得太小声了我听不到。”但极力掩饰的后果就是被要求再说一次。

“她要去联盟替你哥的空位!”最后这一句我几乎是喊出来的,然后下一个瞬间,我的眼泪也跟着出来了。

我发现我似乎很舍不得这个我至今没有打败的对手。

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这个道馆主了,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四天王之一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