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王土地

期末考试前不更文了吧 大概

于是这是某个人要的男色@天池_Heaven Pool 
新英雄真的好帅…话说有人吃守陵吗(百里守约X兰陵王)∠( ᐛ 」∠)_

因为上一张画里面每个人评论都说应该怀里的才是孩子…所以这个脑洞就跟着出来了。

正文才写了三篇同人图就画了几张…嗯(沉思)
没错,其实我真实身份是个段子手。(图草稿流兼画风成谜,慎点∠( ᐛ 」∠)_

画完这个,应该不会掉粉吧…
哦最后那个是全家福👪

*自己文里设定的孩子的样子
*怀里的玩偶是苏西阿姨送的生日礼物

孩子长得像爸爸有问题吗?没有∠( ᐛ 」∠)_

#一个合绘花花#

线稿我的
上色@天池_Heaven Pool 
我跟你们说这个人把花花的一只手臂上错了色hhhhh强行清凉版花木兰没毛病

“大热天穿那么多干嘛?”
“夏天就是要露多点嘛!”

“可是,守长城冷啊。”

总之,就这样欠了她一顿饭了∠( ᐛ 」∠)不过看在花花那么帅的份上…值了!!
还有感谢太太原谅了我那乱到飞起的线稿还是上了色…水彩超棒的啊太太我们来互吹啊!!)

奥德莉的观察日记(3)

*戴亚生子梗
*失忆梗
*occ有
*烂文笔
*中篇坑
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
今天造访卡文迪许府的是安德鲁·汉布里奇先生。
听母亲说安德鲁叔叔是一位十分杰出的政坛人物。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那瞬间我的心情有些许的微妙,特别是看到亚可和汉布里奇先生在那边有说有笑的时候。
或许是失忆前的我跟安德鲁叔叔有过什么过节吧。但绝对不会是因为对方的容貌英俊而且和亚可关系很好的原因。

因为若是论英俊程度,母亲可不会输给任何人。

“好久不见了!安德鲁你长大了不少嘛!”亚可用力地拍了拍汉布里奇先生的后背,露出仿佛父亲看到儿子长大成人事业有成般欣慰的神情来。
明明安德鲁叔叔比亚可高了不止一个头。
“你也很久不见了嘛亚可…但是似乎并没有成长多少呢…”安德鲁叔叔停顿了一会,把站在他面前的亚可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听完这句话后,亚可的眉头明显不自然地抖动着。
“喂喂!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安德鲁?”亚可挽起了一边的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架势,凶狠地盯着对面憋笑的汉布里奇先生。

“好啦好啦,不拿你开玩笑了。”安德鲁叔叔赶忙转向了我,“那么奥德莉,还记得我是谁吗?”


其实当时我在心里纠结了一下到底该不该实话实说。

不过在我还没来得及说不认识的时候,一旁的母亲突然接过话头,把之前我把卡文迪许府上下和苏西阿姨洛蒂阿姨的名字准确说出来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

“她好像…只是失去了跟我和亚可有关的记忆。”母亲担忧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和安德鲁叔叔交谈着。

“我就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病例,或者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奥德莉恢复记忆?”母亲语气里满是焦急。
“唔…这种情况应该算是解离性失忆*吧…但是好像又与一般的解离性失忆不同呢……”安德鲁叔叔一边摸着下巴弯下腰端详着我,一边在那里自言自语着什么。
“…你们有没有想过,可能这件事情不是跟科学,而是魔法有关呢。你们魔女不是能做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的吗?”突然站直了身子,他转向母亲和亚可继续说道:“既然连改变世界都能做到,那么让某人失去记忆不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吗?”

母亲和亚可都被他这突然的发言吓了一跳,两人瞪大了眼睛互相对望着。
“你是说,奥德莉失忆不是因为高烧引起的后遗症而是…魔法搞的鬼?”亚可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好像是不敢确定自己说的对不对,她唤了母亲一声:“戴安娜?”
“啊…我也不敢确定。”回应着亚可的话,但似乎也拿不定主意,母亲皱紧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两人的手似乎是下意识地握紧在一起。
看到亚可和母亲紧牵着的手,安德鲁·汉布里奇先生的眼神里有什么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却又沉了下去。

“所以你们为什么不回去新月学园找找线索呢?”汉布里奇先生耸了耸肩,继续说道:“说不定会发现些什么呢。”
“对啊!!回去学园问一下夏…厄、厄休拉老师!她肯定能告诉我们怎么把奥德莉的记忆找回来!”亚可举起与母亲牵着的手,神情激动。
“为什么我们不早一点想到呢!既然现代医学无法做到的事那肯定就是魔法才能够达成的奇迹啊!!安德鲁你真是个天才!!”兴冲冲地说完并给了安德鲁叔叔一个我每天早上起来都要承受的拥抱之后,亚可当即定下了次日三人启程去新月学园寻找让我恢复记忆的方法的计划。

完全没有给人提出异议的机会。

不过听母亲说,新月学园是她与亚可相识的地方,同时也是她们相恋的地方,是一个承载了她和亚可许多美好回忆的地方。

母亲和亚可就是在那里进修魔法,成为杰出的魔女并毕业,而且据说当时母亲是学园第一而亚可则是学园倒数第一。即使是第一次听闻,可总感觉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虽然我对于找回记忆这件事我还是没有太大的热情,但不自觉地,对明天期待起来了呢。

————————————

*解离性失忆症被认为是最常见的解离症,此病最常见的是对个人身份(personal identity)失忆,但对一般资讯的记忆则是完整的。

俺的驴成功推动主线剧情,新场景开启。ε-(´∀`; )

奥德莉的观察日记(2)

*戴亚生子梗
*失忆梗
*occ有
*烂文笔
*中篇坑
真的会有人看这个文吗?不存在的。
——————————————
失忆真的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尤其是当你的母亲之一是一个极其热爱肢体接触的人的时候。
这件事在我刚醒来的时候便深有体会,迎接亚可助跑过的拥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这是失忆后我每天都在努力适应的事情。
当然除了拥抱外还有被她冠上各种各样名义的吻…我真的十分想知道母亲是如何能忍受她的。不过,失忆前的我应该能替我解答吧。

这周卡文迪许府上来了不少客人,但奇怪的是,我居然都能叫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我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交谈,或者说是,吵架。

“亚可不是说她失忆了吗?还为了这事把我们从大老远叫过来。”苏西·曼芭芭拉皱着眉头对着洛蒂·杨森不住地抱怨,眼神瞧着站在一旁的亚可,“所以这又是什么折腾人的恶作剧嘛?”
“呜哇啊!!为什么奥德莉记得你的名字却连她亲爱的妈妈的名字都不记得啊!”亚可挠着自己的头发对苏西阿姨咆哮着。
“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自己的孩子吗为什么反而问起我来了?”苏西阿姨拿看笨蛋一样的眼神瞅着抓狂的亚可,没被刘海遮住的眼睛里满是可见的嫌弃。
“苏西!!是不是你喂了些奇怪的蘑菇给奥德莉吃让她失去记忆的?!在新月学园的时候把我当豚鼠就算了现在是连我可爱的女儿都不放过了吗!?”但是亚可貌似没有理解到她的意思反而更加咄咄逼人起来。
“别拿亚可你那笨蛋一样的思维模式去想别人好吗?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这么多年都不见有哪方面成长了的哦。”苏西阿姨完全没把亚可生气的模样放在眼里,她扭过头去慢悠悠地说着。
话里似乎戳中了亚可的痛穴,亚可的脸因为恼怒涨得通红。

不过,'豚鼠'是指什么…?

就在苏西阿姨和亚可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直默默站在一边像透明人的洛蒂阿姨终于出手阻止了两人的闹剧。
“你们两个够了!!…那个、奥德莉还在隔壁看着呢!”她将两人拉开的同时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怕刚才发生的事影响到两人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两个人明明都是大人了怎么还像以前那么小孩子气随便就闹起来啊…”洛蒂阿姨语气里透着无奈,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调停两人间的战争。

似乎这两人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这样打打闹闹过来的?那么想来洛蒂阿姨就是从以前开始就被夹在中间做调和人吗?这么想着不自觉地同情起她来了呢。
不过我想说,亚可在我心里面的形象本来就没有多少所以请她务必不用担心。

就在三人交谈间,母亲也从书房里出来了。
母亲先是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示意我到一边看书,她要跟亚可她们聊一下有关我失忆的事情。我很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表示清楚,然后转身离开了待客室。

在关上门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了母亲的话。
“奥德莉似乎只是忘记了我和亚可两个人的事情。”

这不过是一段记忆罢了。我没有在害怕。
———————————————————
好的大概把想表达的东西写出来了一点点…∠( ᐛ 」∠)_这个日记是有一点点剧情的,不过可以用性命保证绝对不是be。下一章有俺的驴出场,但是只是助攻效果。(单机使我快乐我爱单机

奥德莉的观察日记(1)

*戴亚生子梗
*失忆梗
*occ属于我
*文笔不好见谅
*孩子名字来自律己太太的某篇戴亚文
*私设超多慎入
*可能或许大概是个中篇吧
——————————————

我叫奥德莉·卡文迪许,这是那个人告诉我的。
那个人自称戴安娜·卡文迪许,是我的母亲。但我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印象。
或许这是因为我高烧不退而引起的后遗症,她们这么说道。总而言之,我貌似是丢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一部分与我的'母亲们'生活的片段。
虽然一开始我对于自己拥有两位母亲这件事情也感到非常的困惑,但在照过镜子后面对着我与那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发色,便有一种从内心深处生出的信服把我说服了。

“这祖传哈密瓜色的头发还容你质疑吗?”我的另一个母亲,亚可·卡嘉莉用她的手紧紧的抱住我哭笑不得地说道。她的瞳色与我的一样是那热情的红。

明明我更加喜欢'母亲'那如天空般碧蓝的颜色。
对,我至今还没承认亚可·卡嘉莉是我的母亲,因为我还没能够让自己相信这个半吊子一样的家伙是生我为人的人。虽然我还没问她们到底是谁生下的我,但我心里总觉得应该不会是'母亲'…吧。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都称呼戴安娜·卡文迪许为'母亲',而称呼卡嘉莉小姐为'亚可'。母亲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亚可却好像抱怨多多的样子。

对于我失去记忆这件事,亚可和母亲都十分的重视,虽然我觉得这对我来说并无太大影响,但似乎对她们而言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她们决定直到我记忆恢复为止都陪在我身边。


对此,我感到十分的不解,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部分的记忆罢了,无伤大雅。

但是,我私心觉得有必要记录下这个过程,这样或许以后我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就可以有备无患了。

即使我觉得我再次失忆的概率应该比亚可能猜中我把硬币藏在哪只手的手心还要低个十倍左右。


——————————
第一次写中长篇类型的文…心情可以说很忐忑不安∠( ᐛ 」∠)_孩子的性格是私设所以如果看的时候给您造成不适真的真的是见谅啦…
也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种角度的戴亚文,如果没人看的话…那就我大胆放飞自己了hh(反正是单机(´;ω;`)哭)

看了大大的文之后的一个小脑洞
#关于我被传送到同学的床上去的这件事#

于是日常吐槽戴英俊的头发贼难画…∠( ᐛ 」∠)_

20集真的太好看啦啊!!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有这么好看的番啊啊太遗憾了补起来补起来!

(´;ω;`)还有戴英俊的头发真的难画…感觉画一只戴的时间够我画八只亚可搞事情了

杂语(1)

今晚突然想起了你来,于是想写写你。

最近你才跟我说起你跟你男朋友分手的事情,但实际上这件事发生在开学初,所以我是到学期末才知道了你们不再一起的事。
还记得当初刚得知你有男票的消息时我空落落的心情,整个人是没了温度的从指尖冷到了脚底。但现在这么一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嘛,明明才过去了半年罢了。

顺着话题下去问你们为什么分手。
你说他太过懦弱没主见,然后有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
“就是觉得一切顺着我就能留住我一样。”
一瞬间,感慨从四面八方涌来,差点就要让我那已经快忘掉的心情重新复燃。但所幸它只是擦起了点点火光便没了动静,再也燃不起那样炽热的火来。

“这是卑微吧。”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一切都迁就着你,卑微到尘土里。”
“因为爱就是卑微到尘土里,然后从尘埃中开出花来。”
记得当时我是这么回复你的。
然后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当时也是卑微到尘埃里自己。

你十分赞同地说道:“啊你这个用词用得特别好。”

是啊,我当然知道我用的好,因为这样的心情像极了当初喜欢着你的我嘛,同时也像极了当初喜欢着那个他时的你一样。

我们的爱都卑微到尘埃里,但是你和他的花只是没有开,而我的花却是连发芽都不允许。

因为你我皆是那么相像的同性。

可是你知道吗,我真的曾那么喜欢过你,像那个男生那么卑微的喜欢你,爱着你。

尽管一切已经是过去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