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王土地

一个渣画手兼任一百零八线写手
萌百合,经常自割腿肉的假文科生

20集真的太好看啦啊!!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有这么好看的番啊啊太遗憾了补起来补起来!

(´;ω;`)还有戴英俊的头发真的难画…感觉画一只戴的时间够我画八只亚可搞事情了

杂语(1)

今晚突然想起了你来,于是想写写你。

最近你才跟我说起你跟你男朋友分手的事情,但实际上件事早已发生在开学初,所以我是到学期末才知道了你们不再一起的事。
还记得当初刚得知你有男票的消息时我空落落的心情,整个人是没了温度的似乎是从指尖冷到了脚底。但现在这么一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嘛,明明才过去了半年罢了。

顺着话题下去问你们为什么分手。
你说他太过懦弱没主见,然后有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
“就是觉得一切顺着我就能留住我一样。”
一瞬间,感慨从四面八方涌来,差点就要让我那已经快忘掉的心情重新复燃。但所幸它只是擦起了点点火光便没了动静,再也燃不起那样炽热的火来。

“这是卑微吧。”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一切都迁就着你,卑微到尘土里。”
“因为爱就是卑微到尘土里,然后从尘埃中开出花来。”
记得当时我是这么回复你的。
然后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当时也是卑微到尘埃里自己。

你十分赞同地说道:“啊你这个用词用得特别好。”

是啊,我当然知道我用的好,因为这样的心情像极了当初喜欢着你的我嘛,同时也像极了当初喜欢着那个他时的你一样。

我们的爱都卑微到尘埃里,但是你和他的花只是没有开,而我的花却是连发芽都不允许。

因为你我皆是那么相像的同性。

可是你知道吗,我真的曾那么喜欢过你,像那个男生那么卑微的喜欢你,爱着你。

尽管一切已经是过去式。


🌟🌟🌟
其实是不是画反了星星的位置呢…唔嗯∠( ᐛ 」∠)_
于是这是来自一只不知道是猫还是狐狸崽的花木兰的爽朗笑。
明天月考了我还在摸鱼,感觉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上吊。(趴

#变小的花木兰怎么那么可爱#
发贴人:王昭君

“王嫱王嫱你看我怎么变小了?…等等等等太近了!!”

_(´ཀ`」 ∠)_啊画不出她们千万分之一的美丽。昭君姐姐美貌倾国倾城,她怎么那么好看啊!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啊!!!(为什么我玩不好她啊!(哭

她们(短篇随笔)

*史实梗(因为还没了解清楚她们两个的背景故事)
*cp是花昭 雷甚入
*occ属于我 英雄角色属于天美
*文笔很水 见谅

------------------
她一介女子,却以身报国,虽是代父从军却不逊色于男子,征战十二载,官至尚书郎。
她一介女流,貌艳群芳,有沉鱼落雁之容却早早被选入宫中,沉寂数载,终是不得君王宠幸。他们最后亦是最初的一次见面是在她要远嫁匈奴之际。

她羡她的美貌,那是代父从军的她在全是男人的军队中不可展现的。
她羡她的洒脱,不需委身于谁,驾马驰骋疆场捍卫这江山国土,好一位巾帼英雄。

两人都深知对方有自己所没有的东西,所以当她们重生在这全新的世界并相遇时,都不禁把目光放在彼此身上多一些。

“她真的好美。”
“她怎么能活得如此自在?”
“真想听一下她弹的那首出塞曲,定是十分好听。”
“她那身板到底是怎么挥舞起这么重的剑来的?”

两人各有各的感慨,也各有各的困惑,她们彼此都惊讶于对方那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一面。
真想认识一下她啊。她们想。

于是这一天,她们相遇在王者峡谷。
“喂,我叫花木兰,你叫什么?”
“……妾身王昭君,名嫱。”


她们都知道她们的交集将远不仅限于此,毕竟在这个地方,每时每刻都是新故事的开始。

而她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野餐

(寡猎X双飞)
初试水,贼短,文笔不好见谅,写来自个玩。



和煦的阳光刚刚好照在林地中的这片空地上,给躺在其上的人舒适的温度。
莉娜从鼻腔中发出舒服的哼哼声,翻了个身,看着一旁忙碌着给三文治抹上沙拉酱的法国美人,笑容绽放在脸上。
“嘿,这么好的天气不来个kiss吗,love?”
艾米丽停下给三文治抹上该死的沙拉酱的动作,扭过头便看到在那躺着笑得一脸灿烂的莉娜。阳光洒在她脸上给她的脸庞镀上一层温暖的颜色,模糊了鼻尖上的那些可爱的小雀斑,微弯的眉眼让艾米丽那颗几乎已经不跳动的心脏颤了颤。
“不。有这个闲心还不如起来帮忙干活。”
冷硬的拒绝,艾米丽继续手上的动作。她要在其他人来之前准备好适当份量的三文治。
哦该死的,当初到底为什么会是自己抽到'准备食物'这个签的?
不悦地想着,连手上的动作也不自觉加重。方格子野餐布发出被粗暴对待而抗议的声响。
“其实我来准备食物也是可以的啊,不觉得'星空派'就很适合野餐吗?”注意到野餐布的抗议声,莉娜撑起身子向艾米丽的方向毛遂自荐。
“闭嘴,英国佬。”
得到的结果是更加没有温度的拒绝。



法拉抬头望着天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目前的处境。
天上除了几缕云外蓝得让人心旷神怡。平静的天空,平静的一天,平静的假期。
这还是我吗?法拉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在想些什么,她们应该已经到了。”
思绪被突然地打乱,法拉转身,略显歉意地向面前的医师笑了笑。
“对不起,博士。”
她只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也会脱离战场的硝烟,像普通人那样拥有平常的休假,和大家一起去野餐。
说真的…这有点不真实。
出奇的是,医师并没有微笑着接受法拉的道歉然后像往常一样摆摆手表示没事。她向法拉的位置靠近,然后伸出手轻轻地触碰她的脸颊,在那人因自己的举动而面红耳赤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用力的捏了她的脸。
“安吉拉??!”
法老之鹰的脸上满是疑惑,但安吉拉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她踮起脚尖将脑袋靠近对方的脸。
“……”
“现在有点真实感了吗,法拉?”舔了舔唇,看着面前脸红得不像话的人儿,医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